— 烦烦_暖心小窝 —

黄烦烦不烦不烦:

讲真,就不能放过太太们吗?喜欢看就点个心支持一下,讨厌看直接拉黑太太保证你不会再看到太太的任何消息!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的这样谩骂侮辱?

同人圈的很多写手太太都不是靠写文吃饭的,纯属是因为喜欢这对CP才写出来分享的,可不可以对她们多一点宽容?别用你们所说的什么文笔差来当莫须有的罪名来制裁别人!

文笔什么的在爱面前只是一个添头而已!

三叶老师,我是你的脑残粉!比心~❤

三叶草:

这么多人都可以留下,只有我必须走吗?

至今我都一直没能明白为什么我会一而再再而三的被卷入骂战中。

中午回家再次收到私信,负面情绪重新爆发,我已经记不得这是第几次受到类似攻击了。

(不给其他作者招黑,所以涉及的相关名字打了码)

很抱歉,我没能写出好的仙流文,可以说我不是一个好的作者,可以说我是在写原耽,都没有关系,但不能这样毫无理由的说我不是仙流命。

我和身边要好的人说过,这辈子同人文我只写仙流。

即便是承蒙有人抬爱我烂俗的文笔,想邀请我去写她们爱着的CP,我也依然是这句话。

之前有人喷我,说我是仙流作者里装逼的典范,写个同人文而已感慨万千而已搞得像是要争夺诺贝尔文学奖似的。

我没有这样的能力,我写的东西连文学都不算,只能是文字,或者说只是字而已。

在我恍恍惚惚发现原来已经过去那么多年,曾经一起写文的仙流作者们消失的消失,退隐的退隐之后,心中为何不能有波澜?

如果人生已经宛如死水,丢落沉石也激不起涟漪,那就真的很可悲。

老实说,我确实很喜欢lof的赞,有时候看到点完又立马取消的红心我都会觉得失落,但这有什么错呢?

古语云:君子爱财,取之有道。这是一样的道理。

我没有做什么阴暗不明的事。尘中客从大结局开始到开了新坑至今,得到很多朋友的抬爱,这是我的荣幸。

我一次又一次的表明过态度,你看我不顺眼尽管骂,但总是拖着看文的读者是想干什么?

总说我借此拉拢战线,我维护喜欢我的人有什么错?

每一位抽空看我写文的都是我的朋友。

也有人阴阳怪气地说我十年前就这样。江山易改本性难移。

其实摊开来说也只是个道不同不相为谋的故事而已。

十年前的贴吧庆典活动,开展的天雷滚滚活动,满屏仙流雷文,轮X的,多P的。嘻嘻哈哈闹得很开心。

当时年少气盛,觉得这样的活动不太好,但无法改变,所以我选择撤文(当时贴吧的文不能自行删除)

文好坏暂且不说,但这是我的自由,我有权决定自己写的东西不出现在什么地方。

不过现在想来,这种做法确实有待商榷,其实最好的方式是跟管理组私下沟通,静悄悄地走,这是我没做好的地方。事过十年,对不起。

撤文之后,我被骂了半年,打成花流命,罪名破坏仙流活动。

那年我高一,心里承受能力特别特别差。为此关闭了博客,关闭了QQ空间,一切可以留言的地方都不存在了。回归现实专心念书,高三写了一些之后就彻底销声匿迹。

我没有留下什么特别好的仙流作品,也没有来得及跟曾经志同道合的朋友说句再见。

此后七年,写了很多荒唐故事,不过只字未提仙道和流川。

我不是难过,也不是失望,甚至什么都没有想,就蹉跎了岁月。

写过云雨的时候有句话是我的独白:每一个逐渐苍老的梦想都被岁月铺上一层泪水般的光亮。

梦想老了是什么感觉,就是你觉得自己还能做很多事,却发现其实已经做不到了。

我不知道还能做什么,像是打了张苟延残喘的感情牌,来博取一些善意的同情。

然则,这不能掩盖我写文不好这件事。是事实,没什么不能承认的。

写文需要天赋和灵感,大概我并没有这些东西,我总是写得很粗略,几笔带过,字数却又特别多,因此被说成老太太的裹脚布不算过分。

仙流人物的性格把握得不够精准,也确实是我的问题。就像画画,明明心里想着凤凰,落了笔之后才发现是只麻雀。

然而读者并不知道我本来想画的是什么,一看觉得麻雀也很有趣,就当麻雀看,她们同样也喜欢着可以画出凤凰的作者。

直接一杆打死读者的文学鉴赏能力不强,我觉得很不恰当。

我是文盲,锅我自己背。

同好并不一定能成为朋友,三观是否相同是关键,没有谁好谁不好。

个人有个人的经历,包括身处的环境,接触的人事都不一样,在看待问题方面肯定会有差异。

我喜欢跟温暖的人打交道,我害怕负能量,插科打诨是我的常态,当然说我疯疯癫癫的也没什么不对。

近两年,几乎都没怎么看书,前段时间就看了村上春树的《眠》,然而我看不懂。

所以我开始明白我确实写不出什么有深意的故事了。

如果说前几年还在探寻人生究竟为什么而活,到如今也该明白了。

大漠孤烟直,长河落日圆,终归是曾经的梦。

这也就成了我另外一项罪状:没有上进心。

其实我本来是有的,也想手可揽星辰,入海缚蛟龙。

但我不知道为什么就消失不见了,这并不完全是我的错,所有人都希望变得好一点,只是安于现状本质上也并没什么问题。

如果只是以你们的道德标杆来衡量我,我真的达不到你们的任何要求。

为此只能感到抱歉,水阔鱼沉,每个人都有自己要去的地方。

坦率来说,我还挺喜欢打嘴炮的,跟朋友相处也是互相嫌弃互相埋汰。

脾气暴躁,一不小心就像烟花一样炸满天空,压着心性闷声不吭地被嘲讽指责,并非我不想回击,即便是上面那段私信的“哦”字最后也没发出去。

不知道应该吵什么。

我们同样都爱着仙流,尽管我的方式你们觉得无法接受。

既然做不成朋友,那就当做过路人。

求同存异才能使一个圈子维系发展下去,大气磅礴山河壮丽固然好,小桥流水暮色苍然也很不错。

千篇一律以你们的准则来判定文章的好坏,本身就很乌托邦主义。你们不是整个体系的创始人管理者,无权要求所有人否决你们不喜欢的事物。

当然,我并不是以此为自己开脱来推卸文没写好的责任。

只是有一点需着重澄清:以我所剩不几的人格担保,我写仙流文绝对不是为了黑他们。

知道这件事的人总会和我说,不要放在心上,不要搭理她们。

然,树欲静而风不止,时也,命也,运也。

人非圣贤,很难真正做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,终究感时花溅泪,恨别鸟惊心。

有时候觉得特别不公平,大家都在写仙流文,为什么只有我背后一直被捅刀子放冷箭。

之前更文太快被骂天天占仙流tag真碍眼,现在承蒙有人点赞又为此被指责。长期处于这种状态里,慢慢觉得疲倦起来。

诛心从来都是件很可怕的事。

我从不期望会得到所有人认同,但会因为有人认同而喜悦。

只是因为这种认同,而导致认同我的人背后一样遭到攻击,我心里很难过。

每一次收到类似私信,我就会问自己是不是只有消失一切才会结束?

蝉声长鸣,原本是炎热的苦夏,却莫名寒冷。

什么时候才是尽头。


评论
热度(71)
  1. 破烦破烦 转载了此图片  到 烦烦_暖心小窝
    黄烦烦不烦不烦:
  2. 沐北_破烦 转载了此图片
    虽然我不萌三叶太太 不萌仙流 但是太太之所以被叫做太太 难道不是因为她的文笔受大部分人喜爱吗 每个人
  3. 灯青壁冷三叶草 转载了此图片

2016-07-27

71 破烦 三叶草